首页玄幻奇幻炮灰女配的仙侠路 (作者:半盏杜康酒)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错误举报

章节目录 第七百二十八章:逐渐逼近

    “我当然会放了他们,因为他们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一听到这话,文素的脸色顿时黑沉了下去。

    怎么?利用她一个还不够,还想把她们所有人都当成马前卒吗?!

    她刚想发飙就被殷祁用鞭子抵住了嘴唇,冰冷冷的长鞭刮擦她的红唇,粗糙的将她的唇瓣都磨出了鲜血。

    殷祁笑着移开了鞭子,直接用袖口替她擦了擦从唇角留下的血珠,安抚似的说道:“别紧张,是好事,可以帮助你的好姐妹,彻底洗刷嫌疑的好事。”

    听到这个答案,文素内心冷笑的更厉害了,这家伙当她是傻子么?一般先给糖果的人,事后都喜欢捅人一刀子,结局非死即残。这家伙绝逼还留有后手,他不可能这么好心帮曲清染提供洗白的机会!

    哪怕心里再怎么不屑,文素的脸上此刻都应景的浮现出半信半疑的表情,能装傻的时候还是不要显得太聪明比较好。

    都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姐姐她可是相当的俊杰!

    “素素你别信他!他用你来威胁我,能是什么好事?!”

    曲清染在对战之余,也不忘文素这边的情况,一听殷祁竟然用自己来威胁文素,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她和荀翊的杀招虽然步步紧逼,可架不住妖王源源不断的大军扑面而来,她已经不知道自己杀了多少的妖族人,但看她脚下一层又一层厚厚的灰烬,还有那蜿蜒曲折的血河,就知道有多少妖族的性命已经葬送在她的手里。

    哪怕是荀翊那边,现在都已经成了一片被风雪掩盖的世界,无数的冰晶碎片铺满大地,风雪冰霜成为他最强有力的武器,满地都是肉眼可见碎片中被冰冻住的碎肉块,那是被冻成冰棍后又炸裂开的结果,层层叠叠绽放的冰刺上串烧似的扎满了尸体。

    ——尸山血海。

    用这个词来形容真是一点儿也不过分。

    “想不到这个小鬼,还挺有两下子的。”

    殷祁看着不断缩短距离在步步逼近的荀翊,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

    他本以为曲清染是个不好对付的刺头,却没想到居然连这个不堪一击的小鬼头也可以做到这个地步。瞧瞧他带来的妖族军团,少说也有一半都折在了他的手里,看来他还是真的小瞧了这帮子小鬼,一个两个,总能带给他意想不到的惊喜。

    荀翊已经杀红了眼,手中的不律剑似流光飞舞,每一次劈、抹、削都能划拉出一片极寒的冰冷,那些妄图近身他的妖兵们,无一例外被冰封在一片风雪之中,肉眼可见的霜冻由内向外开始蔓延。许多妖兵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只见一道冰蓝色的残影从身前掠过后,五脏六腑便迅速冻结成一块,连惨叫声也来不及发出,原地只剩下一座座奇形怪状的冰雕。

    在这般猛烈的回击下,饶是殷祁手下的妖兵们再如何山呼海啸的涌来,也渐渐被对方突破了重重的包围,一寸寸的向他的方向接近。殷祁的余光斜睨了一眼,依旧丝毫没有把荀翊的进攻放在眼里,或者说他本就知晓这帮子喽啰根本拦不住荀翊,眼下不过让他热热身而已。

    荀翊不要命似的往殷祁的方向杀去,任谁阻挡在他的跟前也一一被斩杀,融岳见状,有心想冲过去护驾,但偏偏还有个曲清染挡在他的跟前。

    这女人难缠的一塌糊涂,不但对着他杀招凶狠,毫不留情,还能挤出多余的空档操控着火羽凤凰去帮同伴开路。那满身血腥的凶残样,比他们妖族人看起来都可怕,半点没有修仙者该有的宽大和怜悯,有好几次见他几乎招架不住,更是凶狠到差一点就能要了他的小命!

    终于靠近到殷祁的百步范围之内,在他和他之间,依旧有密密麻麻的人头在躜动着,仿佛烧不尽的野草源源不绝。而文素就在那人的身侧被一圈圈黑雾困缚住吊起在半空中,少女苍白的脸色和脖颈两侧上青紫到发乌的指印正昭示着她刚刚受到的不平对待。

    心中一阵钝痛!

    这该死的混账!

    荀翊银牙紧咬,一双凌厉的眸中寒光乍现,他内息一提,足尖轻点,整个人顿时如一只仙鹤般凌空跃起,剑舞流霜,一招朔雪冰天席卷而来,只见汹涌的冰霜之龙带着气势滂沱的攻击扑面袭向众妖,以摧枯拉朽之势在一瞬间便将百步范围之内的妖兵们全部冰封而亡。

    路障被瞬间清除了个干净,殷祁终于兴致勃勃得拿正眼瞧了荀翊一回,看来这小鬼还真的是很有前途呢,怪不得楼兰的小皇子也会临时改了主意。要知道“朔雪冰天”这等宗师级别的高级冰系仙术,一般的修仙者没个百年以上的修为根本练不成这样一招,修为越高,杀伤面积就越广,这绝对是居家旅行,屠城灭口的不二之选。

    眼前的小鬼头还不到弱冠之龄,居然就有这样的成就,看来也是昆仑八派里当成凤凰蛋在养的金疙瘩一个。若是死了似乎真的有点可惜了,毕竟下属这种东西,哪个做主子的都不会嫌多,尤其是得用的棋子,就更少了……

    殷祁眯了眯眼睛,思绪已经辗转反侧不知道哪儿去了,而荀翊则是抓住了机会,一剑朝他凶狠地刺去。他当然没有妄想着这一击能够伤到对方,但起码可以让对方做出闪避的动作,从而给出空隙来让他救下文素一命。

    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总是残酷的。

    文素觉得这句真理在她身上真是体现的再淋漓尽致没有了。

    在见到荀翊为了救她一夫当关的冲来时,她是既害怕又兴奋,害怕荀翊正面杠上妖王会吃亏,兴奋她终于有了活下去的一线生机。这样矛盾的心情竟然连几秒钟都没有坚持下去,转眼间便成了一片恐慌和惊惧。

    面对荀翊杀势凌冽的剑招,殷祁站在原地竟是一退不退,他只是浅浅的勾起唇角,眼神里充满了不屑。接下来的一幕就像是电影特技一般,文素眼睁睁看着那透明的不律剑被殷祁空手接下,别人空手接白刃用的还是两只手掌,他则只用了两根手指,看起来分外轻巧的便将不律剑的攻势给挡住了。

    荀翊见状顿时大惊,他连忙催动灵力,试图引发出更寒冷的剑气来,只听得一阵阵哗啦的响动,无数的冰屑从剑身上扑簌簌的落下,那点点落在地面上的冰屑瞬间就将土地冻上了厚厚的一层雪封。

    然而无论不律剑上的寒气再如何凶残,殷祁仍旧是那副泰然自若的表情,那足以将血肉之躯瞬间冻结的寒气竟是奈何他不得,不但他正面夹住剑身的指尖不见一丝冰雪,就连已经被雪封住的大地都避开了他脚下的范围。

    荀翊知道殷祁的功力很强,从不周山那会儿他就已经看出来了,和对方硬碰硬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所以他也只是打着见机行事的念头,只想抓住一瞬间的漏洞好把文素捞回来然后赶紧跑路。但他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在面对任何攻击的情况下都不闪不避,就这么直接接下了他的杀招,瞧他脸上那游刃有余的表情,可见他根本没有将他的攻势放在眼里过。

    几乎是一瞬间,荀翊便立刻放弃了原本的计划,既然敌人逼不退,那就只能硬抢了!

    他当机立断的松开握剑的手,脚步一旋就往文素的方向扑去,他的掌心里凝聚了大量了灵力,他奈何不了殷祁,难道还奈何不了困缚文素的妖气吗?未免太过小瞧他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