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奇幻玉帛金鼎 (作者:南华山17)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错误举报

章节目录 [爆1]第六十章 美女的前世今生

    “向塘”两字听起来还颇有诗意,改成“方塘”后,在枫林镇的方言里,叫起来就像“荒唐”。而她平常行事,也确实有点荒唐。表现之一,便是天不怕地不怕。

    因为从三岁开始便没爹,她娘方莲没什么时间、也没太多精力管教她,因此,她从小比较顽劣,用枫林镇的方言说,聋子不怕雷,什么都敢干。

    十岁以前,像个男孩子一样,玩火玩水玩尿泥,一样没少干,也让方莲受了不少左邻右舍的投诉。

    十岁以后,方塘长得瘦瘦弱弱,却在学校敢跟男孩子打架。她倒并不是一味地坏,还是因为胆子大,谁惹她,她都敢跟人家干起来。

    打输了也不哭,打赢了,又从家里偷点糖果将对方哄得眉开眼笑。因为她家里开着个小店,偷糖果之事干起来非常方便。

    因此,方塘虽常跟男同学打架,却从未吃过亏,而且人际关系还相当好。当然了,与人关系好,只限于男孩子。女同学却没一个喜欢她的,表面上不敢与她对抗,背地里骂什么的都有。

    所以,方塘十岁以后,在学校里名声不太好,全是女同学们在老师面前告状产生的结果。老师期末评语是八个字:成绩一般,性格顽劣。

    方塘十六岁以后,不再打架了,改谈恋爱。

    她从小到大长得好看,身材也完全没遗传她妈的因子,一点不胖,还手长脚长,腰身也长,该大的地方绝对不会小,该小的地方绝对不会大。

    所以那些男同学挨了她的打,仍然像小狗一样总是围着她转。

    小时候不懂男女之事,男同学围着她,她就表现得像个黑社会老大,指使人家干这干那,干完又很有义气地给糖果。她在学校基本没值过日,没扫过地,没擦过黑板,对她而言,那都是男生的事。

    她也很少做作业,总有几个成绩好的男同学替她抄得端端正正。

    十六岁之后,方塘身体起变化,出落得更加漂亮;心理也开始起变化,懂得了男女之事。因为从小行事无所顾忌,自然而然地,她便开始轰轰烈烈地投入恋爱运动。

    对大多数十五六岁的女孩子来说,都有早恋的需求,但想要付诸行动,其实还是比较难的。首先是有道心理鸿沟,其实是存在道德障碍。

    因为每个人的家教,都在喋喋不休地重复着:不要早恋不要早恋。

    最后,长相对恋爱也是道槛。你要是长得像抠鼻屎的如花,即便需求再强烈,表现得再直白,也没男同学搭理你。

    可对方塘来说,早恋的障碍通通不存在。她心理上从来就没什么阴影需要克服,至于道德,那更是扯蛋,从小就没人给她灌输不能谈恋爱的说法。

    方塘她妈早年跟着她爸私奔来到枫林镇,她爸后来又跟别的女人私奔了,看在她的眼中,恋爱就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

    关键是,方塘长相出众,身边一直不缺男同学。要高的有高的,要帅的有帅的。要勤快有勤快的,要成绩好的便有成绩好的。因此,从十六岁以后,她几乎每天都在谈恋爱。

    谈恋爱其实也不算是什么大罪过,方塘之所以人如其名地“荒唐”,是因为她恋爱起来没有节制。不过,就算她想节制,男同学们也不答应,分了一个,另一个立马,他亲过方塘的嘴。

    第二个家伙说,他摸过方塘的胸。

    第三个家伙举头一看,上面的人家都干过了,再说不但没有新意,还接旧盘的嫌疑,于是心一发狠,干脆就说跟方塘周末去校外开过房。

    信誓旦旦地宣称,他拿走了人家的第一次,还有内裤为证。

    这些当然都是无中生有。客观地说,方塘在恋爱次数上,听起来确实相当荒唐,但她似乎一直守着一条底线。那就是,仅限于牵手和拥抱,再加上一篓子废话和傻话。

    这倒也并不是说,方塘坚贞得跟古代的烈女一样。谈了这么多场,这条底线一直没有逾越,跟年龄段有关系,跟场景有关系,还跟她的个性有关系。

    综合起来分析就是,这个年龄段的女孩子,情窦已开,心理上却不太成熟。要干点实事,即便胆大包天,也因手法生疏而多少有点磕磕碰碰,再加上场景不允许,操作起来就更加毛毛燥燥。

    方塘又从小养成个烈性脾气,一不如意,巴掌便扇过去了。因此,与她交往的男同学,并非不想深入实地,而是怕她一气之下掉头而去。只能忍了又忍。

    方塘呢,生理上并非没有更进一步的需求,关键在于,她谈了八个,却一直没遇到一个将她摆布得服服帖帖、进而让她完全撤除心理防线的男孩。

    一句话,方塘表面上御男无数,实际上十七岁仍然是个雏儿。

    那三个到处过嘴瘾的家伙,一时之间在学校里名声大噪。

    因为这时的方塘已长成了名符其实的校花,几乎每个男生都对她垂涎三尺,而居然有人宣称亲过她的嘴,摸过她的胸,岂不是男生中不可多得的英雄人物?

    最后那位家伙,宣称得到校花第一次,彻底让方塘暴跳如雷,还曾经躲在一个没人的地方哭了一场。谈了这么多场恋爱没哭过,这次因为一句谣言而哭了。

    哭过之后,方塘纠合一帮男死士,将那位胡说八道的家伙痛扁了一顿。

    但流言这种东西,就像没有天敌的病毒一样,一旦传播开来,便再也不可收拾,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吞噬一切。

    流言越传越烈,最终,在方塘十七岁那年,成了所有男生和女生口中的“公共汽车”。尽管所有的男生都想接近她,所有的女生都很羡慕她。可她的名声,却在这些人口中彻底崩蹋了。

    这年底,方塘被学校勒令退学。理由是:成绩太差,行为放荡。

    说方塘成绩太差,一点都不冤,毕竟她平常做作业有男生帮着抄,一到考试,大家都在同一时间里忙着,无法分心帮她,她就只能靠自己瞎蒙。成绩不差,简直没天理。

    可将她的“行为荒唐”直接改成“行为放荡”,尽管读音相近,却与事实有较大出入,但谁也没办法,这世上因世俗名声蒙冤的女子,她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更不是最残酷的那一个。

    方塘拿着学校里的评语退学回家的那一天,方莲操起扫把追着打她,整整追了两公里,搞得她家门前的街道,堵了几十辆车。

    最后方莲盘腿坐在马路牙子上,扫把横在两腿之间,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不断地向路人倾诉:

    “这个衰女啊,简直丢尽了我的脸面。”

    方塘就此进入社会。

    进入社会的方塘走到哪里都是鹤立鸡群,又无所事事,而身边的男人又成群结堆,像苍蝇般赶都赶不走,于是她依旧天天谈恋爱。

    以前在学校,主业是学习,恋爱是业余的,而且还偷偷摸摸;进入社会以后,没有学习压力,没有校规管束,恋爱就成专一或专业之事了。

    业余和专业的最大区别是,业余可以浅尝辄止,而专业则尽量往纵深发展。可想而知,方塘进入社会所谈的第一场恋爱,便把该干的事都干了。

    这事本身没什么可指责的;但对她自己来说,底线的消失,对其心态、乃至人生观都产生深远的影响。

    最直接的表现是,以前总是潇潇洒洒,现在总是患得患失。

    方塘是在进入社会之后,才真正体会到,恋爱并非只有快乐,实际上快乐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更多的是痛苦。即便如此,也不能阻挡她不断地恋爱。她有点身不由己,停不下来了。

    恋爱和失恋,已成了方塘的日常生活。她在这种日常生活中徜徉了一年之久,男朋友换了六个。

    这一天,汤山重遇她时,她刚好失恋了。

    这一年,方塘十八岁。

    她还没有意识到,眼前这个汤山,成了她放荡不羁生活的终结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