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言情天才相师王欢 (作者:王欢)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错误举报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推龙手

    第十二章推龙手

    屋子里嘲讽的目光落在王欢身上,这小子真的是得寸进尺,自作孽,不可活。

    王欢见到他迟迟没有动作,罢了罢手,道:“既然舍不下这个脸,那就当我没说过,再见!”

    “等等!”郑贤军阴沉着脸叫住王欢,突然大步走到王欢的前面,深深的鞠下一个躬,“王先生,刚才多有得罪,还请包涵,还请看在王老重病卧床的份上,把我刚才的话当屁一样放掉。”

    他很清楚自己的前途全靠王书记,如果王欢真以为自己的原因离开,王书记嘴里不说什么,但是心里肯定会有疙瘩。

    所以,他很干脆的道歉,如果这小子做不到,现在受的委屈,他有一百种方式讨回来。

    郑贤军的举动让在场的人都一愣。

    聂斌冷冷笑道:“王欢,现在歉也道了,你还有什么借口?”

    王欢懒的跟他计较,大步向前,边走边说道:“带我去病房。”

    “哼,先让他神气一会儿,待会看他如何下台!”聂斌看着王欢的背影一阵冷笑,然后讨好道:“郑秘书,让你受委屈了。”

    郑贤军的脸色很不好看,当着这么多人给一个乡下小子鞠躬道歉,这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淡淡的道:“无妨,一切都是为了王老爷子。”

    “是是。”

    旁边的人跟着点头。

    屋子里的医生大多数都冷眼旁观,对于王欢自寻死路的做法没有一点同情,相反,每个人心里还有几分期待,等着看他倒霉。

    “爸,你这下把我害惨了!”胡志明低声的抱怨,他现在半句话不敢说,只希望自己能彻底的跟王欢撇清,毕竟这家伙是自己带来的啊。

    胡清泉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你才是自作孽!”

    说完不在理会一脸苦相的儿子,跟在众人后面走进病房里面。

    这件病房不大,十来个平方左右,装修很简洁,一张床还有一个衣柜,一个电视剧,几张椅子就没有其他家具。

    床上躺着一个老人,年纪八十左右,面容枯瘦,皮肤干瘪皱起,安详的躺在病床上。

    王欢直接走到病床的前面,先是认真的打量了病人一眼,随后才开始把脉,一切做的都有模有样。

    王欢一边掀开被子,将王老身上的衣服脱掉,一边吩咐道:“给我那一瓶消毒酒精过来。”

    旁边的人很配合,很快就按照王欢的吩咐去做。

    “你们退开一些。”王欢看了看凑在床前的众人,把酒精倒在手上,开始来回的互搓动摩擦。

    这个时候,一些人还是选择退开,当然很多人都在抱以冷笑。

    “腾!”

    就在这时候,王欢的手掌忽然燃了起来,手掌上燃烧着淡蓝色的火焰,这是酒精点燃后的火焰,只是他们没有看到王欢是什么时候用火的。

    “呵呵,视觉效果不错,就算做不成医生,还可以做一个耍杂的。”聂斌冷笑,不以为然。

    然而,王欢并没有理会他。

    他的双手忽然飞快的抓住王老的肩膀,随后沿着手臂向下一拉,咔嚓的一声,众人听到炒豆子一样的声音。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被王欢所注视着。

    只见王欢的手指非常的灵活,或掐,或捏,或推,或按……十几种手法分别在病人身上施展出来,快的让人目不暇接,好像手指都绞在一起打了结一样。

    这让周围的人只觉的眼花缭乱。

    而在王欢的手法施展过后,众人发现王老的皮肤上青筋一根根的鼓起,十分的显眼。

    “推龙手?天呐,他竟然用的是推龙手?”病床后面,胡清泉先是被王欢的手法给迷住,当看到王老身上青筋一根根鼓起之后,发出一脸惊讶的尖叫声。

    “胡老,什么是推龙手?”旁边一位老中医问道,显然他也沉浸在王欢的手法之中。

    “推龙手,这是中医按摩法中失传的推拿法,有着圣手之称!”胡清泉不顾众人的脸色,惊讶的道。

    “贞观年间一代神医孙思邈和袁天罡的推龙手?可是据古典记载,这门医术不是在安史之乱的时候失传了吗?”旁边一位中医皱眉,忽然绽开眉头大叫。

    聂斌听到这里,不屑的道:“什么推龙手,你们都已经说过失传了,这小子怎么可能会?”

    “先不说是真是假,就算他是真的,这也是近千年前的老医术了,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聂斌的父亲摇摇头说道。

    “你们不懂。”胡老眼睛盯着王欢的手法,一眨不眨,道:“我从古籍上见过推龙手的介绍,把经脉比喻成龙脉,推龙手施展期间,手法如电,精准到位,可以激活血气,就算僵死之人,也能将他身体里面的血液推活,曾经有人死去半个时辰后,被推龙手救活,要知道那个时代,可没有什么抢救手段,比你刚才所说的电击胸口要高明无数倍,领先好几百年!”

    “不过听闻这门推拿手法,必须要以真气辅助,难道他还会内功?”

    听到胡清泉的话,有人相信也有人怀疑,毕竟这些都是他从古籍里面看来的,并没有人任何的证据。

    就在他们还在争论不休的时候,王欢的额头上已经冒出汗水。

    显然,这个过程不像外人所看到那般轻松。

    “呼……!”

    就在这时,王欢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将王老摆放好。

    “王欢,怎么样了?”看到的王欢收手,而且满头大汗的样子,关心的问道。

    “没事了,应该快醒过来了。”王欢说道。

    “笑话,就让你这样几下,王老就能醒过来,这简直就是开国际玩笑,王欢,你这方法没有半点科学依据,纯粹就是骗子手法。”聂斌一脸怀疑的道。

    “嗯,不靠谱,王老爷子都这把年纪了,身子骨脆弱的很,他这样折腾,恐怕只会伤上加伤,让病情更加严重。”聂斌的父亲也在旁边呼喝着。

    其他人都用质疑的目光看向王欢。

    王欢冷笑一声,不屑的道:“不好用你们那些浅薄的见识来衡量未知的东西,哪样只能降低智商。”

    “你,我们只是阐述事实而已。”聂斌冷笑:“难道我一个哈弗医学院的高材生还没你懂医术吗?”

    “学校是好学校,就是你没学到家而已!”

    聂斌脸上勃然色变,直接冲到面前,手指发抖的指着前方的王欢道:“你算老几,也敢教……”

    “吵……死……了……”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病床上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

    顿时,病房里面一片死寂,针落可闻。关注 "xinwu799"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