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言情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作者:宫夜霄程漓月)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错误举报

章节目录 第1522章神秘女孩

    夜妍夕带着封夜冥一起坐船回去,今晚这场战争,庆幸的是没有亡,只有伤,不管是重伤轻伤,都没有死亡。

    这已经算是一件非常值得庆幸的事情了。

    而重伤的几个,此刻,躺在沙发上,简单的包扎着,等着回到市区里,送入医院里,进行治疗。

    莫皓的两名手下,也受了伤,他正在照顾着他们。

    在回来的游艇里,有一间vip包厢,此刻,夜妍夕照顾着腹部受伤的男人,封夜冥终于睡着了,他枕着夜妍夕的腿睡觉,面部受处肿了起来,夜妍夕知道,在他的衣服下面,还有更多暗伤。

    莫皓过来看了她一眼,低沉道,“好好照顾他。”

    “我会的。”夜妍夕点点头,垂下眸,打量着睡在腿上的男人面容,她的嘴角轻轻弯了一下。

    莫皓也像是查觉到什么,他眼底闪烁着一抹笑意,看来军中那个小公主真得长大了,开始有了喜欢的人了。

    游艇很快到了市中心,医疗队已经整装待命,等船一停,立即过来送伤者上了救护车,一路开道去了医院的方向。封夜冥醒了过来,他躺在推车上,夜妍夕守护在他的身边。

    旁边两个护士在给他做各种检测,在剪开他的衣服的时候,所露出来的身材,令两名护士直接看得脸红耳赤。

    夜妍夕也多看了两眼,看着他浑向蜜色的肌肤上,已经各种青紫红肿的地方,她不由又心疼了。

    面对疤痕男那种亡命之徒,必然是全力以赴的。

    封夜冥的左手朝夜妍夕这边伸来,他构不着她的手,他深邃的目光幽幽的看着她,露出了期待,希望她的手能握过来。

    夜妍夕犹豫了一下,伸手过去, 两只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夜妍夕的脸再一次泛起了热来,她终于明白什么叫心动的感觉了。

    她从小在军中长大,整天和男人打交道,握手拥抱,练拳,和很多人有过肌肤接触,但是,只有和这个男人产生的碰触,直达她的心脏,令她的心跳加速,还产生了女性的羞涩感。

    到达医院里,封夜冥便被送去了各种检查,夜妍夕坐在他的病房里等着他回来,近一个多小时了,封夜冥被推了回来,腹部的伤重新包扎了,而青紫的地方也上水肿的药水,甚至连他的一张脸也洗过了,干净清透 ,额头贴着两片创可贴。

    却无损他的帅气。

    夜妍夕接过医生递来的检查报告,她认真的看起来,除了腹部那一伤是最重的,他的手臂有一条八厘米的伤口,拳头和膝盖的关节擦伤,及常见的损伤。

    夜妍夕看完了他的报告,也算是庆幸了,医生和护士离开。

    而男人的手臂处正在挂着药水,躺在床上,目光却望着她,有些痴傻状态。

    “你笑什么?”夜妍夕眯着眸寻问。

    “你是我的女朋友了,我很开心啊!”封夜冥的眼神里,又流露出了一丝痞气了。

    夜妍夕坐下来,打击他一眼,“这件事情,只是一个开始,并不代表着我已经真得答应了,我只是同意和你试着交往,如果你达到我理想的男朋友标准,我才会同意把你介绍给我的家人。”

    封夜冥听完,也不生气,自信的笑起来,“我相信我会是一个完美的男朋友。”

    “是吗?太过自信就是自大,我实话跟你说,我不喜欢自大的男人。”

    “哦!我也想低调一点,可实力不允许。”封夜冥笑得欠收拾。

    夜妍夕被他的给气笑了,瞪他一眼,“你最好还是低调一点。”

    “好吧!我尽量。”封夜冥说完,伸手过来 ,握住她的手。

    夜妍夕没有拒绝,目光打量着他,“伤口疼不疼?”

    “这点疼不算什么,对我来说,家常便饭了。”封夜冥一脸习于为常的表情。

    夜妍夕的目光里闪烁着对他的心疼,倏地,她听见有几个脚步声在窗外走过,她抬眸,从玻璃窗看到了来人的身影,她立即伸手抽开了自已的手。

    封夜冥也听见了,不过,他懊恼的是,不管来人是谁,她挣开自已的手干什么?

    门推开了,只见一名穿着茄克衫的老人,在两个四十出头,军威十足的男人护送之下走进来。

    夜妍夕立即站起身,礼貌的打招呼,“封老爷子,您好。”

    封老爷子立即露出了慈爱的笑容,认得她,“是夜家的小姐啊!好久不见了,谢谢你照顾我的孙子。”

    封夜冥咬着薄唇,他也有很多年没有和爷爷见面了,爷孙的关系一直不太融洽亲厚,主要是因为他的父母过世之后,他和家人的关系就变得非常的僵硬了。

    他的父母去世,正是他爷爷的仇家做的,以前他恨着爷爷,但是长大之后,他也加入了特种部队,经历了那么多,他对爷爷的恨意也消失了,只是,多年的分离,让他不知道如何应对亲情关系。

    “你们聊,我先出去一下。”夜妍夕说完,看了一眼身后的男人,她走向了门口。

    封夜冥也朝坐下来的老人,有些生硬的唤了一句,“爷爷。”

    “辛苦你了,夜冥。”

    “应该的。”

    “过几天,回家吧!回家里休养。”封老爷子朝他启口,也目露期待。

    封夜冥正眼看着爷爷,大概六年没有见了,爷爷的面容一瞬间在他的眼帘变得更加的苍老了,他的心弦一软,点点头,“好。”

    夜妍夕拿了一瓶水坐在走廊里喝着,就在这时,她看见一个穿着长裙的女人走过来,她长得很漂亮,画着精致的妆容,是时下难得一见的大美女,她提着包,在四周寻找着病房,像是在找人。

    她看见了夜妍夕,便礼貌的寻问一句,“你好,请问12号病房怎么走?”

    夜妍夕这会儿坐得离封夜冥的房间比较远,听她打听12号病房,这不是封夜冥的病房吗?

    她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个女孩,“你是病人家属吗?”

    “我是他的朋友。”女孩笑了一下。

    夜妍夕指了一个方向,“从这条走廊过去,第三间房间,不过,他现在有家属在。”

    “好的!谢谢。”女孩点点头,依然找过去了。

    夜妍夕拧了拧眉,封夜冥有这么年轻又漂亮的朋友吗?难道是他平常私生活太乱,招来的女人?

    想到这里,夜妍夕手里的水瓶,因为她握拳的动作,而发出了卡卡声响。

    他如果真得外面有女人了,他敢让她做他的女朋友,他简直混蛋。

    封夜冥的房间里,封老爷子和他聊着近来的事情,封夜冥只听着,以前,爷爷位高权重,他的记忆里,他是一个严肃而一丝不苟的人。

    不过,已经八十多的老人了,话唠病就来了,所以,封夜冥看着爷爷,也心疼了,即便听着他唠一些最近的生活事情,他也觉得不错。

    “哎!我现在就指望着你回来,娶妻生子,给我们封家延绵子嗣了。”老爷子的语气里,流露着盼望。

    “爷爷,这就是你非要我回来的原因?给你生一个曾孙?如果这样的话,就算我不在你身边,也可以让人给代孕一个孩子。”封夜冥说道,对于这次他降级回国的事情,他还是郁闷了很一阵的。

    “你这孩子说什么胡话,怎么可以开这种玩笑?”老爷子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看来把他扔进特种兵部队,还没有学会好好说话。

    窗外,女孩高挑的身影站在那里,她的目光隔着窗户,看着床上的男人,嘴角弯起了一抹欣喜之极的笑意。

    她低声喃喃道,“你终于回来了,我等到你了。”

    封夜冥的敏锐感很强,他的目光射过窗户,窗外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