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言情总裁爹地的宠妻法则 (作者:宫夜霄程漓月)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错误举报

章节目录 第1579章 隐忍怒意

    “什么?”那端的杜志杰明显得震惊了,并不是惊喜,而是,更多的是惊吓。

    “好,我马上过来。”那端杜志杰快速挂了。

    夜妍夕伸手拍了一下封夜冥,难为他还要这么做了。

    封夜冥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夜妍夕也坐下来。

    “我一定要保护好阿致。”封夜冥的眼神闪烁着坚定。

    夜妍夕内心也担忧,张致醒来,杜志杰一定坐立不安,甚至,他肯定还会找其它的机会杀掉张致,他之所以扔张致在医院里,就是确定他不会再醒来了。

    可是,张致却醒来了,即便杜志杰还不知道他还能说话,但是,杜志杰也一定不会让他有开口的机会。

    “只要让张致继续沉睡过去,不会给杜志杰带来麻烦,他应该会留他一条性命。”夜妍夕看向封夜冥,“我们该怎么做?”

    如果现在揭穿杜志杰,那么他背后那个正在进行的可怕计划,就不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甚至,即便死了一个杜志杰,那个可怕的计划还在进行。

    能够拉拢杜志杰参加的计划,绝对不是一般的计划,夜妍夕的脑海里闪过一抹惊恐的猜测。

    “那就让阿致暂时继续昏睡过去吧!至少能保住他的性命。”封夜冥说完,眼神里透着一抹恳求,“妍夕,这件事情你来做。”

    能够让张致一直沉睡的,只有用药物控制。

    夜妍夕看了一眼时间,她起身道,“好,交给我。”

    夜妍夕起身之际,伸手按住他的肩膀,再一次出声道,“杜志杰来了,你知道该怎么做,夜冥,我们绝对不能打草惊蛇。”

    “好,我明白。”封夜冥向她保证,他现在愤怒情绪过去了,他一定关心杜志杰背后的阴谋。

    夜妍夕的身影消失在走廊里, 而抢救室里,张致还在抢救之中。

    十分钟之后,杜志杰的身影狂奔而至,看着他不断的喘息,明显是一路急赶过来的。

    “阿致怎么样?”杜志杰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封夜冥,想要探查他的情绪。

    封夜冥的眼神里此刻只有担忧,没有一丝别得情绪。

    “阿致一直在吐血。”

    “他…他醒来多久了?”杜志杰的语气,难掩一丝焦急。

    封夜冥摇摇头,“他没有醒过来,只是在沉睡之中不断的呕血。”

    杜志杰暗暗的松了一口气,立即假装担忧的站在门口,目光急切的往抢救室里探望,“希望阿致没事。”

    身后,封夜冥的眼神幽冷交织着愤怒盯在他的背影上。

    杜志杰也不敢放松,转身看过来,“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在?夜小姐呢?”

    封夜冥的眼神,已然恢复了沉静,“我让她去吃点东西,她晚上一直还没有吃什么。”

    杜志杰有些怀疑的看着他,不过,封夜冥和夜妍夕的关系不好,他也是乐见的。

    夜妍夕是不够喜欢他吗?在他好兄弟抢救的时候,她竟然去吃东西了。

    没一会儿,夜妍夕回来了,她看见杜志杰坐在封夜冥的旁边,她心弦一紧,走了过来。

    “夜小姐,现在这个时候,医院里还有什么吃的吗?”杜志杰问道。

    夜妍夕非常自然道,“没什么吃的了,拿了瓶水。”

    说完,坐到了封夜冥的身边,把手里的水递给了身边的封夜冥,封夜冥接过,喝了一口,朝她温声道,“要不要先回去休息?”

    夜妍夕挽着他的手臂,摇摇头,“不,我陪你等。”

    “夜小姐,我和夜冥在这里守着就行了,你还是先回去吧!”杜志杰出声道。

    夜妍夕摇摇头,把下巴轻抵在封夜冥的肩膀处,“没有他在身边,我也睡不着,我还是留下来吧!”

    杜志杰在一旁有些忌妒的看向了封夜冥,只好不再说什么。

    抢救室里灯还亮着。

    杜志杰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那眼神里闪烁着焦虑和紧张,他可不希望抢救之后的张致是醒着被推出来的。

    他也没有意料到,张致还有醒来的可能,他之所以还留他一口气在,就是想要借用送他回这里抢救,才从基地回到这里。

    现在,他希望张致不治而亡。

    夜妍夕握住了封夜冥的手,在她用身体挡住时,他的手紧紧的握住成拳,攥得她的手心都有些发疼,但是,她默默的承受着,也感受着封夜冥压抑的痛苦和怒火。

    她的目光轻搭在他的肩膀上,用温柔如水的目光在安抚着他。

    终于,手术室里的灯灭了,坐在门口等着的三个人,立即站起了身。

    杜志杰第一时间走在门口,当医生出来的时候,他迫切的问道,“医生,我手下怎么样?”

    “他的腹部积压了部分受伤的淤血,随着他的身体机能恢复,吐出来了,这是好事,现在,我们做了一些小手术,患者还在麻醉之中,没有醒来。”

    不管如何,医生的每句话,令在场的三个都各有心思。

    而杜志杰的眼神里,明显的闪过一抹杀意,对他来说,张致还在昏睡之中,这是好事,而他竟然还有活命的希会,这却是坏事。

    “即然这样,那他的麻醉什么时候能醒?”夜妍夕问了一句。

    “大概两个小时吧!也说不定,他的身体素质不错,也许更快醒来。”医生说完,有些疲倦道,“好了,现在伤者会送往病房,你们可以去看他。”

    这时,助理医生和护士推着尚在麻醉之中的张致出来。

    杜志杰立即伸手帮了一把,推着张致的推床往前走。

    身后,夜妍夕和封夜冥看了一眼,立即跟上。

    他们都知道,绝对不能让张致醒来,否则,杜志杰随时会下手。

    张致被推回了病房里,护士们在给他挂好了输液水之后,便朝病床前的三人道,“等伤者醒来,你们叫我们。”

    “好的。”夜妍夕点点头。

    杜志杰立即转身,朝封夜冥二人道,“时间很晚了,你们该回去了,这里交给我照顾就行。”

    “没事,我们留下来陪陪阿致。”封夜冥说道。

    “夜冥,你还不信任我吗?我一个人就足够了,这么晚了,让夜小姐留在医院里,多不方便。”杜志杰的语气里,分明有着坚持之意。

    夜妍夕看了一眼封夜冥,封夜冥立即领会,朝杜志杰道,“志杰,你出来一下,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聊聊。”

    杜志杰的神情一紧,他看了一眼夜妍夕,但封夜冥又给他一种急需要聊的表情。

    “什么事情,一定要现在聊吗?”杜志杰假装轻松的问道。

    “这件事情很重要。”封夜冥说完,转身率先出门。

    杜志杰神情复杂的跟着出来。

    “你们聊吧!我会照看阿致的。”夜妍夕朝他们说道。

    杜志杰一路跟着封夜冥到了一座无人的阳台上,杜志杰的面色紧绷,目光带着一丝凝重气息。

    “有什么事情?非要现在聊的?”杜志杰有些无奈的问道。

    封夜冥现在只想稳住他,他抬头,目光恳求道,“志杰,我想求你一件事情。”

    “哦?”杜志杰见他竟然在求他,他有些兴趣了,“求我什么?”

    “我想回队里。”封夜冥捡着杜志杰最有兴趣的话说,因为杜志杰的高傲,他一定很想看见封夜冥有求于他。

    果然,杜志杰的眼神里,流露出了无能为力的笑意,“夜冥 ,你知道我现在无法让你归队,你实在犯了大错,上面的人,容不得你。”

    这是杜志杰最想亲口告诉封夜冥的,现在,他有机会说出来了。

    而在病房里,夜妍夕的手里,持着一枚小针筒,快速扎进了张致的手腕上,细小的针头,不容易被发现。

    而她扎进的药水,是份量不致命,而可以令人昏睡二十四小时安眠成分药剂。

    封夜冥叹了一口气,他知道夜妍夕应该完成了,他朝杜志杰道,“那你尽量帮帮忙。”

    杜志杰也应附式的答他一句,“好,我尽量。”